Sunday, July 8, 2012

悼文2


追悼

收到吴玉新弟兄的噩耗,令我错愕不已,一时之间难以处理凌乱与跌入低谷的心情,整个心绪如断了线的风筝。

       岁月沧桑,人间有太多离合,有太多的悲欢。回想起往昔四年Merlimau建立的友情,玉新兄个性不温不躁,说话虽粗声粗气,但为人直爽诚恳。时而严肃,时而露出可亲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毕竟,诸多的事,最难以忘怀的是,离开Merlimau恍若“浮云一别后,流水七年间”。七年间,玉新兄从没停止寄送他公司(新马工业)所印制的台历(table calendar)给我。每一年在11月尾至12月初,一收到挂号信,就知他赠送的台历准时“报到”。就是我搬迁至其他堂会,他依然探获正确的地址后,寄送到我手上。2006年离开Merlimau至今,已换三间堂会,每一年他未曾错过联系友情的机会,怎么不叫人动容与感激万千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年,我刚离开Merlimau收到第一份台历,他随附一张留言: “It’s only thing to unite our friendship together wherever you are.” 无论你在何方,只有此台历能联系我们的友情。谢谢玉新兄一直用台历记挂着我,以让我永远记挂着他。感谢天父给予的友情,此友情的温热至今犹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莱华姐,秋顺,莉婷,难免心情沉浸在死别的哀痛中,那种丧夫丧父之痛是很折腾人的。也许,你们的泪水也渗杂着上帝的眼泪,跟你们一起沉浸在哀上中。他或许没有随即涂抹你们的哀痛,而是给你们更多的泪水,流出哀痛,以振作你们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玉新兄,他的善行、善言,永远灿烂了我们生命的夜空。

王有仁
30.5.2012

0 comments:

 
blog design by suckmylolly.com